Redhat的壁垒

前些日子,Redhat宣布将要改变现有的发行版本和补丁包的命名方式,并且直言不讳的说这样是为了“有效的防止竞争对手介入”。一点也不突然,自从Fedora从Redhat中分离的那一天起,这一天就迟早会到来,我反而觉得Redhat动手太迟了。

相比正统到迂腐的“HAT”,“FEDORA”休闲了很多,也正如单词本身的定位,现在的Redhat事实上是Redhat Enterprise Linux( 红帽企业Linux,RHEL)的意思,fedora成为了社区维护的Linux。事实证明,这种战略确实在尽可能的减少开支的情况下给Redhat带来了可观的收益。

说起盈利,目前正统的linux厂商甚至于开源软件厂商的盈利模式无外乎卖服务而已。显然的是,Redhat不但从技术上还是市场上,这些年一直是 作为商业Linux的标杆而“神一样的存在”。大量的应用甚至到专门为Redhat而开发。但说实话,Redhat的价格高的有些离谱,授权费用甚至超过商业Windows或者Unix。作为商业行为我们无可厚非,但对于这些专属应用的下场确实一个艰难的决定:要么放弃,要么使用非授权版本的RHEL。显然Centos的存在就是弥补了这样一个空缺——除了商标之外就是一个RHEL。当然,一贯在商业上滑头的Oracle也是搞了一套RHEL like的Oracle Linux;类似的还有Novell提出可以为客户维护RHEL的服务,这里也不再累述。


所有这一切建立的基础是什么?正式基于RHEL虽然是商业软件,但不得不开源。不可否认,目前Linux的体系里大多数的更新都出自 redhat,没有人敢于否认这一点。甚至可以这么说:“目前最有影响力的企业级Linux都是基于RPM的,RPM本身就是Redhat的!”但看着自己的成果却被别人拿去赚钱,没有人会受这样的窝囊气。此次Redhat做出的改变只能说是在GPL框架内做出的最后反抗。但这样后果如何?

可能一:Redhat破坏了目前的生态,Centos可以转为独立分支;Oracle 甚至可以直接转向Solaris,RPM体系逐渐衰落。直至最后影响到自己,进而影响到整个Linux的社区。或者说RPM旁落,Debian系里将会出现下一个Redhat。
可能二:Redhat借此击垮了Centos和Oracle Linux,让自己独大,赚取更多利益。到头来可能会是更高的授权费用。但相对这确实是有利于Linux生态的。
可能三:这个可能是最有可能的结果,也是最无聊的。大家依旧我行我素,依然现状不改。

OK,说起服务,不得不提Apple。最近Apple最新的IDE-Xcode4也放在了App store里出售,标价$4.99。要知道Mac上TextMate这个简单的文本编辑器都要卖到$56。区区5刀只能说是象征性收费。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也许不久以后的将来IT业的收费模式将会逐步改变为“微收费”模式。像Redhat这样的情况完全可以完全精确到每次升级收取一定数量的服务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按照年这样大的粒度。相信不少企业也会认同这样的收费模式,量上去了,平摊成本自然会降低。这同时也是提醒了很多特定模式下的客户:“收费意味着更高的服务质量和体验!”

推荐阅读:
又到了反思这一年的时间了。好吧
眼看着要过年了,又到了一家人排
很长时间没有写点什么评论性的文
农历腊月廿三,正是北方人俗称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请补全下列算式: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