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机接口问题

刚换了手机——号称街机的Nokia 5800XM。第一次用这种全触控的手机,感觉没有键盘相当不便,需要不少的时间来适应。人机接口出了问题,需要调试。

作为一个IT人,我总是觉得整个人的社会的合作机制就是类似于程序的接口那样,不同的人负责不同的模块,经过各方面通过统一的方式进行通讯,完成了一个复杂的功能。在你负责以外的模块中,你也许不需要了解别的模块是如何工作的,你只要试图更加优化自己模块内部的流程细节那就会优化整个项目甚至整个社会的效率。如果说跟某些人无法完全交流(例如外国人)那就是可以看作是“接口不统一”。各种通讯方式和交流方式就成了一种远离于主体模块之间的整理及传输流程。 继续阅读“人机接口问题”

推荐阅读:
接到一个黑盒的case:一套双
去年的DCDC,我主要介绍了基
之前收到公司一个大牛的PPT,

PCSX2之模拟

这些天用PCSX2打穿了FF10。配置如下:

  • Intel E6600 CPU
  • 2G 内存
  • ATI 3450显卡
  • 最新的PCSX2 ver 0.96

对于整部FF10而言利用自带的插件+网上搜到的10000的BIOS已经基本上可以打穿。桢速也基本上控制在55~60的可接受范围内——只要不召唤西瓦JJ,那速度真是。只是在Al Bhed Home中有一段剧情死活卡在那边。只能通过较低的版本才能过去,但较低的版本连40侦都达不到。可见,0.96为了题高性能连稳定都放弃了。

继续阅读“PCSX2之模拟”

推荐阅读:
接到一个黑盒的case:一套双
去年的DCDC,我主要介绍了基
之前收到公司一个大牛的PPT,

说说开源社区的盈利方式

很多人觉得开源软件等于免费软件。尽管这种概念不正确。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开源软件都是可以免费使用,免费分发的。那一个疑问就是:这些社区是如何盈利的呢?如何才能维系这样一个团队的运转?

类型一:完全爱好者类型

感觉这样的团队占了整个开源社区的绝大部分。几个爱好者或者是最终使用者维系着一个项目的整个生命周期。不为名,不为利,爱好为主。有些时候项目本身可能还会存在争议。类似的代表主要是一些相对较小的项目——比如各种开源的逆向工程、模拟器等,大多都能在Sf.net上找到踪影。

继续阅读“说说开源社区的盈利方式”

推荐阅读:
还是说Mesos的话题。 作为
这些天,正好家里忙些房屋置换的
传统意义上的虚拟化,大多都是提

Oracle+Sun=?

刚刚得到的消息,Oracle以每股$9.50的价格,总计74亿美元收购了Sun。具体官方报道

上回说到IBM的收购案,被IBM收购可以看作对SUN的一种讽刺甚至于侮辱。在一次次的谈判无果之后,忽然间传出了这么一条冷门消息。MS说明与IBM谈判是假,Oracle是真啊。

继续阅读“Oracle+Sun=?”

推荐阅读:
就在前不久,Oracle宣布:
作为一个Unix系统的管理员,
一个朋友向我咨询他遇到的一个问

Sun的身前身后事

最近业界的有个传闻很引人注意,那就是IBM正在与Sun进行收购谈判。最终结果如何都是大家期待的。一代枭雄的Sun再也支撑不住,似乎大厦将倾了……

当大家都在关注Sparc平台,Java中间件,Solaris操作系统以及一大堆应用的何去何从时,业界的另一个比较有趣的话题逐渐的浮出水面–作为Java下的应用,同时又是IBM竞争对手的Oracle和SAP是否还会继续支持Java?选择继续无疑于与虎谋皮;选择放弃Java,拜托,这么多的客户岂不是要倒戈?

继续阅读“Sun的身前身后事”

推荐阅读:
首先是庆祝我们开源小站再次搬家
一开始学习Linux时,曾经有
我个人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很困扰人

绿色IT?

前一段时间看到一篇报道说在google搜索两次耗费的能源相当于烧开一壶开水。尽管没过几个小时(google公关的效率值的称赞)google官方出面澄清,但我还是比较怀疑其中数据的由来。

作为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的中低收入者,我始终不忘“节能减排”一方面是为了绿色家园,当然更多的是为了省钱而以——代步工具从四轮降到两轮,从燃油变为了人力;用过的碱性电池也要循环充电;夏天用电扇,冬天用厚被来代替空调……,总之跟发达国家比起来是清教徒+环保先锋的生活模式了。粗算起来每月照样排放至少30kg的二氧化碳作为家用。

看看google的数据中心吧,据说离google总部最近两个数据中心消耗的电力已经接近或者超过了欧洲(发达国家)的一个中型城市——这仅仅只是“其中的两个”。纵然有天文数字般庞大的访问量作为分母,相信也会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这里并不是在挑google的刺,诚然,google在减排方面已经做的算是比较到位的。从他们开发的IM看来,K数量级的大小和内存耗用,同样功能的“国产IM的领军产品”恐怕已经要用G数量级了。

记得之前有过一篇东西http://www.litrin.net/?q=node/374 ,最后我说过,刀片式服务器的逻辑就是“在单位体积中塞进更多的CPU” 更多的CPU带来更大的热量,耗费更多的电能,同时更多的热量必须使用更强劲的空调系统来散热……如此的恶性循环就是这一段时间服务器的发展趋势。(PS:目前的惯例是空调系统的功率至少等于整个机房的耗电量。这还算是比较恶劣的机房环境。)

目前不管是Intel也好AMD也好,都将“绿化”作为宣传口号之一。可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情况,300W电源从发烧级硬件直接成了最低保障。各式各样的硬件时刻不忘挑战最大功率的极限。于是乎,原本用来做工程模拟级别的硬件没几天就成了扫雷专用机。ATOM上网本平台尽管也是一条思路,但至少现在看起来只是从“开一台电脑”变成了“开两台电脑”没有实质性的解决问题。

这就是绿化的IT!

提供公式一条:1度电 = 200g 煤炭 = 0.6 kg 二氧化碳。

附加目前我们公司机房的碳排放数据(UPS上获知):

  • X86平台 服务器 8 套 * 250 W  , 每小时 1.2 kg
  • Sparc平台服务器 7 套 * 400 W ,每小时 1.8 kg
  • Avaya电话交换机 2 套 * 200 W , 每小时 2.4kg
  • 辅助设备约(通信、通风、照明、警报等) 1000 W,每小时0.6kg
  • 空调10000w,每小时 6 kg

恭喜,每天排放二氧化碳 288kg !!!分量上顶我4个。

推荐阅读:
接到一个黑盒的case:一套双
去年的DCDC,我主要介绍了基
之前收到公司一个大牛的PPT,

论“山寨”

 

这段时间,老是看到了些莫名其妙的IT所谓“发明专利”的存在。大概只是我关心IT这个行业罢了,反正是这个行业的创新特别“丰富”。
 
南方某省中学男生,申请了“双磁头硬盘专利”并获得该省颁发的某某奖励;北方某省中学女生,用漆包线制造出了“世界上最细的网线”并获得某某专利。
殊不知,这位男生到底有没有硬盘制造所必须的无尘环境可以将专利成品化——暂不提“商业化”;那位女生到底知不知道所谓的RJ45标准通过几根漆包线是否可以附和。我并不是看不起这些小孩子,我小站上采用的Drupal系统开发团队核心成员中最年轻的也只有12岁。也不过就是这些“发明家”的同龄人,他可是值得我们去崇拜和反思的。
个人觉得,像这种年纪的孩子,有的可能只是随口说说提几个思路,也许确实其中有一定的价值,但他们绝对不会有这种意识去申请什么专利。申请专利的也许只是满足了身边某些人的某种心态或者说某种贪欲。借此可以反映出“山寨文化”对于下一代的熏陶。
 
记得80年代的经济繁荣期,我们明白了“原装彩电”和“组装彩电”的区别,可谓是哪个时代的创新。90年代的繁荣期,我们知道了“衣服卖不出换个商标加个0就抢着买”的市场营销学。21世纪的第一个繁荣期已经结束,在这个时期我想“山寨”这个词应当是被牢记的。山寨手机、山寨相机、山寨笔记本——甚至于出现了“山寨老虎”这一新生物种。(好像者正是“改革开放30年来历程”)
所谓“山寨”就是通话质量一塌糊涂,却可以用7个喇叭外放破锣一般的MP3音乐;拍照偏色却可以向大牌单反那样换镜头,尽管镜头本身也不合标准;外壳材质都搞不好,却要上多核多显;搜索引擎反映的是出价排名表;利用价值、可行性都没有却要急着去申请专利,去领赏……
 
你尽管可以说,我们如何的价格导向市场,如何的去迎和大众需求等等等等的一套言论,那我实在不明白的是,提升本身质量,自身信誉难道比迎合大众需求来的更加困难吗?
 
 
推荐阅读:
还是说Mesos的话题。 作为
这些天,正好家里忙些房屋置换的
传统意义上的虚拟化,大多都是提

走进工厂的工匠

在写这篇东西前,首先声明的是,我并非对某些行业持有偏见,更没有所谓的鄙视。我只是想借助这篇东西发发牢骚罢了。

记得在学生时代,我非常向往一份程序员的职业。总是听说某某人搞开发的,月薪多少多少;搞开发的,由于某些功能无法实现,强迫业务部门改变现有流程;甚至于某某程序员,由于不满,能大骂老板而毫发未伤之类的传闻。感觉上程序员是一个旱涝保收的金饭碗,甚至可以凌驾于这个公司的运作之上。
前些日子公司的合并,部门的变动——IT部门开发这一块的损失最大。联系到目前几乎任何一家公司的裁员,IT部门往往是最先拿程序员开刀。几分感慨啊!

曾经的软件行业,一个程序员几乎要完成从设计到开发到界面的一条线。开发过程中还要考虑到“宝贵的资源”,接二连三的优化算法,分配内存。工作内容的细致程度不亚于一个艺术家。可以说是一个集软硬件为一体的行业高手。无外乎享受着优厚的待遇。
现如今,至少在很多企业里,程序员的概念就是一大帮小孩子(只有男生,没有女生),在一间阴暗的满是烟味的房间,乱蓬蓬的头发和衣服,加班熬夜而布满血丝的眼睛……
软件行业呢?作为协作开发概念的前提就是要每个程序员都成为一个白痴、一个零件,一百个人来做同样的事情只会有一种代码,新手和老手的区别只是在效率上,到头来对于这种概念业界还给予了高度评价和支持——优化的算法?拜托,现在机器这么高的配置是干什么用的?你这么写别人怎么看得懂?
人才退化,每个IT人几乎都学过C,谁又真正用C开始写过整个项目?OK,我是说从stdio.h开始的C!MVC的概念大致就是,底层找现成的;中间件有能力的就改,没能力就抄;关注模型层(modle)就OK了。
至于说某些硬件厂商为了提高硬件效率而出现的“人肉编译器”,只能解释为为商业(更却切的是数字)的妥协,最终还是会趋向零件化的。

这也许就是各种行业的普遍规律。当一种职业变的凌驾一切时,立刻就会通过各种方式的改良,或者说“行业优化”让他变的每况愈下。于是我们看到了MS .net系列一推出的宣传口号就是“为业界培养大量的低成本人才”这种说法。讽刺的是,前些日子看到CCTV介绍大连的软件外包园的定义为“新的经济模式”,我想这几乎就是下一个“富士康血汗工厂(此富士康不是iphone gril待的那个富士康 :))”的雏形。

工业替代了手工业,自动化替代了传统工业——IT亦然!

推荐阅读:
还是说Mesos的话题。 作为
这些天,正好家里忙些房屋置换的
传统意义上的虚拟化,大多都是提

开源社区的商业话题

近期,恰逢在网上闲逛时看了几篇原先懒得看的东西,颇有感受,特分享给各位,不足之处望指正。

之前,一直以为开源社区是由于财力的原因无法大幅改善软件的人机界面——至少大部分的软件没有同样功能的商业软件来的漂亮。现在觉得,由于大部分开源社区的领导者大多都是程序牛人,而对于软件的产品设计相对欠缺了不少;或者由于领导人是产品设计师而缺乏开发技术。加之开源社区的成员分散于网络,沟通很有障碍。

之前,一直以为购买了诸如redhat服务这类的商业支持,对方提供的仅仅只限于产品在使用过程中的技术支持。现在才明白:诸如Redhat这类的公司,既然收人钱财,肯定会替人消灾的。对方不仅提供技术支持——这是最基本的。提供的服务还包括与合适的开源社区沟通以便引导社区完善你所感兴趣的部分。例如:你的某硬件系统无法支持,redhat可以给你确切的答复***内核以后会支持之类的明确信息。这当然需要你掏出足够的银子支持。

推荐阅读:
还是说Mesos的话题。 作为
这些天,正好家里忙些房屋置换的
传统意义上的虚拟化,大多都是提

“非技术因素”?

又是很久没有吭声了。

前些日子,为了满足公司“不断发展的业务需要”,把之前“老一辈同事”搭建的邮件系统升了个级。原本的邮件系统是基于系统帐户的,不支持虚拟域等高级功能。经过我几天的工作,重新搭建起了一个postfix+sasl+mysql+IMAP+sqwebmail的标准环境。

考虑到需求,安装了Mailman作为邮件列表管理系统,本以为把这个工作交给了同事,也没什么操心的。谁知道,单是一个mailman就让他头痛了半天,总算等他弄好。提交给老板,我又着实的为“非技术问题”难住了。

  1. 如何保证公司的每一个员工都能知道邮件服务器切换
  2. 如何保证切换的过程中没有邮件丢失
  3. 如何保证所有的用户可以接收之前信箱的内容(应部分员工要求重新注册了邮箱)

类似3扳斧的问题,只能一一对应的找到应对方案

  1. 全体通知,写了一个脚本,从数据库中读取帐户信息,依次把邮件发送给每个员工
  2. 又是一个脚本,备份原系统种所有的数据,导入到新邮件帐户
  3. 在邮件系统中人工一一建立了name aliase

总算是应付过去了,总结如下:

  1. 对于一个项目,技术人员习惯上将其看作一个技术问题,容易走上误区
  2. 对于大多数最终用户而言,宜用程度和安全度比技术上的优势有说服力的多
  3. 迁移一个生产平台是风险想当大的事,前期规划很重要。
  4. 作为*nix的工程师,ShellScript是必须的技能
  5. 特别是多人参与的项目SOP想当重要。

一口气说了很多,杂乱无章的。

推荐阅读:
这些年,作为某芯片企业的软件工
事出上个月偶然收到一封私人邮件
“产业升级”这个词汇最近几年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