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DC’19-NUMA的优势和陷阱

去年的DCDC,我主要介绍了基于RDT技术对云计算场景做优化,转眼就一年过去了。2019年DCDC依旧还是Santa Clara、台北、上海、北京4处分会场。不同的是今年SC的presentation已经由我在美国的同事代领;台北今年取消了所有的云计算的专题;仅存京沪两地的演讲计划将在下周开始。照旧,这次分享下基于英文版本的内容(PS:不得不删除部分内容,整体略凌乱见谅!)。

继续阅读“DCDC’19-NUMA的优势和陷阱”

应用程序状态切换检测

任何一个合理的应用程序的运行时间内,微观上都会存在或多或少的“状态切换”。所谓状态切换的定义就是在用户可感知的特征变化。可感知的特征可以理解为对各种资源的需求变化的特性。
有点绕,举个简单例子:一个SQL数据库,在只有一个用户连接的时候,每次用户的访问都会出发一个状态切换事件,而当用户使用长连接(pipe line)去执行多个SQL命令时,由于SQL的不同,每个SQL之间就是一个状态切换。

继续阅读“应用程序状态切换检测”

DCDC2018–混合部署场景下RDT的应用

5月中旬,我参加了在加利福尼亚圣克拉拉万豪举办的Intel Data Center Design Conference 2018(DCDC’18)这个主要针对与数据中心设计的会议。期间我做了关于Intel RDT技术在数据中心业务质量(QoS)保障为主题的presentation。尽管在本月还有台北、上海、北京三场普通话的同主题演讲,这里还是分享下整个英文版本演讲的主要内容。

继续阅读“DCDC2018–混合部署场景下RDT的应用”

硬件中断问题和性能优化

自打从硬件方向研究性能优化起,感觉自己入了一个大坑。很多原来看起来都是天经地义的调用个接口就搞定的事儿,现在都有了不得不吐的槽。OK,这次就从硬件中断说起。

首先,啥是硬件中断?作为一个经历过非即插即用时代的老人来说,之前的硬件板卡安装之前都需要配置IRQ跳线来支持,每个硬件在系统中都有一个唯一的IRQ编号用于通讯。打个比方,一块网卡在收到了网络信号之后(仅仅是信号,还不能用”数据包“来称呼),主动发送中断到CPU;而CPU将会立即停下手边的活以便对这个中断信号进行分析。这是一种类似推送的机制。

继续阅读“硬件中断问题和性能优化”

Centos的systemd

自从Centos7/Redhat7之后,system替换掉了传统上的SysVinit来管理系统服务。尽管现在系统中还依然保留着/etc/init.d目录,但更多的只是为了保证向前的兼容性而已。

相比SysVinit来说,systemd有不少优势,例如在服务启动的时候,系统采用的是并行方式而不是传统的串行;与/etc/init.d的对应的是/etc/systemd的目录下是各个服务的配置文件。我们下面就逐一介绍systemd的相关命令

继续阅读“Centos的systemd”